ancient well百年古井

在英殖時期就已經有這口水井,對島民來說這是超過百歲的古井,孕育着好幾代生命。

據說這井水是半咸淡的,大家都不會拿來喝,打上來的水只用來洗東西或洗衣服。

舊時井水的水位伸手就可觸碰到,這樣的方便已不復存在,‘早上洗衣;晚上洗澡’的畫面也只能憑回憶和想像,緬懷這百年古井舊時照顧著島民的那股生命力。

fu qing gong temple福清宮

經過百年洗禮、位於吉靈丸的福清宮,一直庇佑著邦咯島島民,它不僅是宗教上的一種寄託,也是邦咯島歷史的一部份。福清宮現今供奉著清水師爺及廣澤尊王,據說清水師爺從海上飄來,從此再也沒離開過邦咯島。

清水師爺曾和另一位暫駐在福清宮的印度神同在一個屋簷下被供奉、膜拜。隨著印度廟落成,印度神被請走,兩位老朋友就這樣被分開。有趣的是,每年的神誕、大寶森節、農曆新年的十五或十六等有遊行慶典的大日子,印度神都會回來和清水師爺敘舊。

old cinema快樂戲院

80年代就已被拆除的快樂戲院,曾是島上最令人回味的唯一娛樂,如今剩下的只有一間投影房和石灰地。

戲院,是許多島民的共同回憶,手繪電影海報、手寫電影介紹、排排坐長凳子、提早進場用花生零食霸佔位置的小朋友、全院滿座、拍拖聖地…… 即使已經遺忘當時播放的是華人電影、邵氏電影抑或西洋電影,但心裡的愉悅和滿足卻是過了大半輩子也久久無法磨滅的記憶。

boatbuilding factory造船廠

邦咯島除了漁業,當然還有更重要的幕後推手,讓漁夫可以出海捕魚的造船廠。在70-80年代為巔峰期,造船廠多達十多家,現今僅剩下5家。

每艘船平均壽命大約是30至40年,保養得宜的話真的可以養活許多生計。

這裡造船業最不可思議的是他們都不畫圖,靠著留下來的傳統手藝就把一艘又一艘的船隻建造出來。其中一位船廠老闆說,從前造船業者要維繫和客戶之間的關係,靠的只有 “信任”兩個字。 

fu lin gong temple

福臨宮

位於邦咯島大丸的福臨宮展覽著一面中號的牛皮鼓。傳說原本只是普通不過的牛皮鼓,某天突然被發現長出了毛髮,造成島上一時的轟動。這消息被傳開后,有人認為那是眾神顯靈,後來更有許多人拔了鼓上的毛,說放在錢包裡就會財源滾滾。

福臨宮還有個有趣的傳說,據說鐵拐李原是福臨宮的主神,一天,他邀請了關勝爺到廟里并請他管理這座廟宇,義氣相挺的關勝爺從此掌管福臨宮。後來關勝爺欲把廟交還,殊不知鐵拐李竟要求關勝爺再管理多一次,這所謂“一次”原來就是12年!

tiger rock

虎石紀念碑

位於荷蘭古堡對面有一個面積10.7 x 4.6米的石頭,高4.3米。上面雕刻一隻老虎叼著一個小孩,還有兩片圓葉,寫著 If Carlo 1743’ 與VOC。

傳說If Carlo 1743’的故事,在1743年,島上的村民因飽受外來侵略者的欺淩而萌生報復心。所以當時的馬來人和普吉人俘虜了將軍的孩子並將其殺死,然後謊稱看見小孩被村裡的老虎叼走。眾人相信小孩凶多吉少,因此士兵們特在出事地點的一個石頭上刻下圖文來紀念。

dutch fort

荷蘭城堡

位於邦咯馬來村 – 直落格東 (Teluk Gedung)的荷蘭城堡,也被稱為為荷蘭炮臺。這座荷蘭城堡建于西元1670年,至今已有三百多年的歷史。 當時外侵的荷蘭人對霹靂州盛產的錫礦虎視眈眈,所以建造這座荷蘭炮臺作為賊莊儲存室。

這企圖引起了當地馬來族群的不滿,而頻頻作出攻擊。經過多次反擊,這座儲存室終在西元1690年被遺棄。 直到西元1743年,經過修葺重振後而成為荷蘭士兵們的防衛堡壘,亦曾被用來抵抗海盜的侵略。縱使經過歲月洗禮只剩下殘垣斷瓦,但殘舊的外貌仍然讓人可以一窺當時的文化,緬懷它舊日的輝煌。

tan kim aik's noodles陳金溢面家

位於較商業旅遊街道的陳金溢面家已有三十五年歷史,其著名的麵綫是遊客的伴手禮首選。走在邦咯街頭很難不發現面廠外用自然陽光曬面的壯觀場面。

經過兩代經營的自創手工面,不僅讓遊客慕名而來,也提供本地大多數小販面源。

需要繁複的手工製作麵條,卻堅持每天生產、新鮮出爐。據老闆說 ,除了麵綫,其他手工麵條的新鮮度可維持48小時,面廠一天的生產可達150公斤。